手机看中经经济日报微信中经网微信

三首席共话“两会”资本市场热点 注册制改革、长期资金入市、对外开放占据“热搜”前排

2021年03月02日 08:03   来源:证券日报   

  本报记者 吴晓璐

  2021年全国两会临近,《证券日报》记者通过采访两位首席经济学家,以及一位首席宏观策略分析师发现,关于全市场注册制改革、引导中长期资金入市、资本市场制度型对外开放等话题最受关注。

  全市场注册制改革

  预计两会后提上日程

  2月26日,证监会新闻发言人表示,注册制采取试点先行的原则,目前科创板、创业板已经分步实行了注册制,证监会将在试点基础上进一步评估,待评估后将在全市场稳妥推进注册制。

  “在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背景下,全市场注册制改革顶层设计已经确定,预计全国两会之后,可能会提上日程,稳步推进。”博时基金首席宏观策略分析师魏凤春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

  广发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沈明高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注册制的根本目的是提高效率,降低融资成本,使资本市场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在推动全市场注册制改革的过程中,需要关注以下四个关键问题:

  第一,关注良性市场机制的形成。注册制的成功在于降低优质企业的融资约束和融资成本,这就要求市场有甄别优质企业的机制,即投资者投资优质上市企业可以获得超额回报,投资劣质上市公司将承担亏损的风险。通过这种自我筛选机制,可以确保上市公司群体的质量,充分发挥资本市场为优质企业融资的能力。

  第二,关注市场纪律机制的形成。要形成良性的市场机制,金融中介机构必须就位,形成外部约束机制。应该鼓励中介机构在信息披露、治理结构和退出机制等方面发挥“啄木鸟”的功能。

  第三,关注机构投资者的形成。机构在甄别优质企业方面较个人投资者有明显的优势,可以预料的是,机构投资者占比越高,市场分化的可能性就越大,我国资本市场也就更加成熟。

  第四,关注长期投资者的形成。长期投资者是资本市场稳定的基石,也是市场的稳定器。由于长期投资者资金规模通常较大,其基本特点是逆向思维,在市场低位建仓,高位调整配置结构,有利于降低市场波动率。

  加大力度

  引导中长期资金入市

  “以更大力度推进投资端改革。”2021年证监会系统工作会议提出,加大权益类基金产品供给与服务创新力度,推动个人养老金投资公募基金政策尽快落地,优化中长期资金入市环境。

  “目前,制约我国资本市场更快更稳发展的一个主要因素是机构投资者占比还不够高,而更多地引入境外成熟机构投资者是一条见效快的途径。”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首席经济学家章俊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未来可以从内外两个方面,发展高质量的机构投资者。

  一是在国内存量资金方面,首先,考虑到企业自身基本面与投资回报是长期资金主动入市所考虑的核心因素,未来可以通过稳定投资者长期资金的回报预期,使保险资金、养老基金、企业年金等机构投资者入市数量不断增加。其次,考虑到部分机构投资者入市仍面临一定的环境束缚,例如投资范围、比例和考核时间等硬性指标问题,未来可进一步适当放开社保、养老金等机构资金的入市限制,持续优化中长期资金入市环境。在机构投资者充分享受经济增长过程中新兴行业所带来的附加价值的同时,金融市场的供求关系将更为稳定,“愿意来、留得住”的市场机制也将更加完善。

  二是在增加外部增量资金方面,可以推动资本市场双向开放,引入更多境外机构投资者。考虑到中国经济增长表现偏平稳,且资本市场估值相对较低,外资在高回报的吸引下持续流入中国。在此背景下,未来可以坚定推进资本市场高水平双向开放,持续完善和深化境内外市场互联互通机制,进一步畅通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要素资源自由有序流动。通过加强与境外资本市场监管机构的沟通和政策协调,推动境外长期资金增加对我国资本市场的配置,使越来越多的外资机构享受到我国经济发展的红利。

  魏凤春表示,资本市场不断引导中长期资金入市,一大背景是中国居民财富的增长需要通过资本增值来获取收益。机构投资者主要包括公募基金、保险资管、社保基金等,机构投资者高质量发展,主要是投资业绩的稳定,收益和风险要匹配,个人投资决策和公共决策要互相匹配,另外,就是研究质量和风控质量要及时跟进。

  “从市场经济的角度来看,不同的投资者有不同的目的,因而他们的投资风格也不同;在合规合法的前提下,能够生存下来的投资者都是高质量投资者。”沈明高认为,一个好的资本市场需要能够给投资者带来长期可预期的回报,需要有中长期资金参与;但一个成熟的市场也需要短期的交易者,因为这是市场价值的发现过程,投机或套利交易的目的恰恰是为了消灭投机或套利。没有了短期交易者,市场流动性萎缩,定价波动范围大,长期投资者也不会参与其中。

  制度型对外开放

  可从三方面进一步推进

  去年,资本市场对外开放硕果累累。今年,资本市场制度型对外开放仍备受期待。2021年证监会系统工作会议提出,稳步推进制度型对外开放,积极推进跨境审计监管合作,同时加强开放条件下的监管能力建设。

  魏凤春认为,资本市场制度性开放是相对于政策性开放来讲的,今年大概率在一个新的领域或层面推出,之前的对外开放是在一些原有的制度上进行优化。未来希望外资能在中国养老金市场发力。从品种来看,我国债券市场比股票市场开放相对慢一点,未来应该加快推进债市开放。

  章俊表示,资本市场制度型开放既是对前期对外开放成果的肯定,也对未来新发展格局下的开放模式提出了新的要求。今年可在以下三方面进一步探索:

  一是对内放宽准入门槛,在资本市场做好“引起来”。在资本市场层面,研究逐步统一、简化外资参与中国资本市场的渠道和方式。例如,统一准入标准,优化入市流程,鼓励境外机构作为中长期投资者投资我国债券市场。通过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放宽银行、证券、保险业的市场准入,推动企业国际化融资,深化境内外市场互联互通。

  二是对外加强资本开放,推进“走出去”。当前我国也有较多的对外投资需求,未来可以拓宽商品和股指期货期权品种开放范围和路径,持续完善和深化境内外市场互联互通机制。同时,通过增加人民币跨境贸易结算业务、简化外商投资负面清单、放宽金融业市场准入条件等,使交易主体更加多样化,扩大人民币作为结算计价货币的应用范围,不断提升人民币在国际支付中的地位。

  三是在制度和监管上,做到“放得开、看得清、管得住”。未来需要加强跨境审计和国际监管执法合作,积极参与国际金融治理。同时,通过进一步畅通国际国内两个市场要素资源自由有序流动,加强与境外资本市场监管机构的沟通和政策协调。在监管细则上推出更为详尽的要求,保障融资效率和融资安全。

(责任编辑:孙丹)

三首席共话“两会”资本市场热点 注册制改革、长期资金入市、对外开放占据“热搜”前排

2021-03-02 08:03 来源:证券日报
查看余下全文
十大电子游艺平台首选_手机网页登录-推荐官网